N

N

E

E

W

W

S

S

李笑來割韭菜錄音完整版(文字整理)李笑來錄音全文原文

2018.07.08

想聽錄音的自己去下載哈

https://pan.baidu.com/s/1dGSskajhO2PzXCG2Oxvo2g

以下是語音文字版

從一開始就有問題。

是的,被盜幣了。

對吧?

對。

去年的(聽不清00:00:00),2016年(聽不清00:00:05)變成ETCTH,那次(聽不清00:00:11)就是有毛病的,那時候它才八毛錢,不是,80塊錢。對吧?

是。

以太坊其實是這樣的,就是說它的終極崛起是央行干的。央行突然要求交易所里的比特幣不能提現,所以流動性就跑到以太坊身上去了,所以這個流動性進去了是出不來的,所以它漲到了2000,漲到了3000。后面漲到了1萬。這些都不是以太坊什么社區、領導力什么,不是的。

跟它本身可能沒關系。

沒什么關系,我再說Ripple。你媽逼的從一開始就傻逼項目,都無法想象的傻逼項目,完了核心團隊都他媽走光了,然后若干個聯合創始人都這么把幣砸光了。突然有一天有個傻逼,這個傻逼是誰呢?地球上最牛逼的一個投行叫(英文00:01:09)軟銀,軟銀這個傻逼進來看了一圈,也他媽沒看懂,就說我們開始支持Ripple,啪就漲上天了。所以你剛才說的那些如果是對的,就剛才我舉的這些例子,萊特幣,以太坊,Ripple,你他媽都解釋不了。

OK。

你走不到那條路上。

那是這樣的。

我沒說完,所以就是說如果你隨波逐流地認為價值投資是對的,那你注定是個傻逼平庸的人物。這個公開場合我是不能說的,但是道理很簡單,你媽逼你講價值投資的結果是什么?大量的好幣你根本就投不上。事實上我也是,我就是因為看不上萊特幣所以沒投,幸虧我在比特幣賺的錢比投萊特幣賺的錢更多,所以我站著腰板說你媽逼你就是個傻逼,以 太坊我就沒投,那他媽不符合我的邏輯,哪哪都不對,流動性被鎖定,那他媽我也遇見不了,幸虧我在EOS上賺的錢比投以太坊賺的錢還多,所以我腰板挺直的說你媽逼,我還是對的。那這個Ripple,我操,我他媽剛注冊就丟了120萬個幣。當時你想2011年的12萬美元。

很多。

很多,現在都漲了多少啊?sorry ,2013年,那漲到現在漲多少?幸虧我在3月份賺的錢他媽比那個還多,所以我還是要挺直腰板說,不管軟銀投不投,就是傻逼!因為軟銀投資這個,軟銀他媽就傻逼,我敢說這個話,因為我不酸,或者至少看起來都不酸。但是你怎么解釋這個東西?所以如果你想干這樣的事情,我今天跟你講最重要一點,就是我操你隨波逐流肯定是錯的。然后你在這里講價值投資一定是錯的。

所以說老師我就補充一句,其實2013年我開始投比特幣之后,我發現福建是最多是資金盤,都他們搞起來的。包括原來元寶網都快死掉了,然后有一款幣名叫儲備幣,在福建省不知道搞了多少場500人會議,我看了一升升,從幾毛錢漲到了200多,然后那個叫什么朝陽?

王朝陽。

王朝陽,我不知道。

所以你現在開始慢慢思維走到正軌上來,別雞巴跟我講那些冠冕堂皇的。

我不敢講,不講。

而且他剛才提的那個問題就是想打造一款和幾款百倍幣千倍幣,其實他已經(聽不清00:03:46)那個。

不是,我剛才講的跟我實際上這四年看到的不一樣。

所以是這樣,就是說跟你指條路就很簡單,就是在這個世界里想達到那個目標。需要幾件事情,第一件事情是什么呢?你必須是個網紅,就說到最后區塊鏈的價值里面有個最大的價值叫共識價值,OK,共識啥意思?它不值錢,但是信的人那么多,到最后就值錢了。

像剛才講的婚姻的那個,大家認為所謂的那個是對的一樣。

對,所以到最后是這樣的,公開場合下我會給他們另外一個解釋,我說(聽不清00:04:32)為什么會長?到最后的解釋很簡單,就是傻逼太多了。共識價值,傻逼的共識也是共識。

人多。

對,傻逼太多了,所以傻逼多,有共識,也會產生價值,我們作為自認不傻逼的人也必須接受這個事實,都是這樣。所以我再給你舉個例子就知道了,你們認識的貓叔在某一個時間點之前沒有這么大的影響力,但是在某一個時間點之后,它就開始產生爆發的影響力,怎么產生的?就是2015年年底的時候,我做了一個比特幣生存指南群,收費群,幾百人,我就交給他管了,然后他就成了那個群的群主。

所以我說夏老師是大boss。

我們都知道。

大家在里面,他發表了一些自己的意見,大勢把他推起來,因為他說那幾個幣好,大家就買了那幾個幣。大勢推起來,大家都發財了,不信他信誰?

大了IP。

對,所以到最后是這樣的,接下來的事情還是一樣的。誰有影響力,誰終究是有抵擋。我為什么能走到今天?我跟你講很簡單,真的很簡單,我又不炒幣,我買了就囤著不動。但是能走到今天,它有幾個時間點,第一個時間點是什么呢?第一個時間點是這樣,當人們知道我擁有很多比特幣那個時間點是2013年,可是在此之前我并不是一個(聽不清00:06:28),我實際上是一個網紅。

對,這屬性是一直都在的。

我有我的讀者,我有很大的讀者群。你想在現實世界里,我那點量不算什么,但在這個世界,誰像我一樣有100萬讀者?

對,我們班基本上都會買小亞老師的書。

100萬讀者,所以那一瞬間就有爆發,OK,然后在熊市里我又干了另外一件事,我就開始寫專欄,是熊市,你又賺不了錢,你就攢人氣。我開了微信公眾賬號,重開,重寫。次年羅振宇幫我賣書,馬上我又跟他合作開專欄。

德道的專欄。

所以等大牛來了的時候,我還站在那兒,我影響力變得比原來還大。OK,從一開始我就知道一件事情,這里的核心競爭力是人流,這是核心競爭力,人流。我為什么愿意跟你談?其實你要是說之前你跟我說那些,我不覺得你有核心競爭力。其實我知道你有核心競爭的,你有一定的人流,而且這些人流是高價值人流,所以你的核心競爭就在這,現在接下來是什么呢?你怎么去忽悠這件事,你不要把忽悠理解成貶義。

它是褒。

褒義詞。

但是現在社會是褒義的。

對,你怎么去。或者是說這個英文單詞叫(英文00:08:14),什么意思呢?就是說國外有個專門的詞叫(英文00:08:20),這種人是干嘛的呢?就是總統出現了輿論危機,他沖過來,然后把這個事化解掉,或者是把壞事變成好事,他通過一系列的策劃,OK,那么你可以叫包裝,你可以叫管理,輿論管理,你愛啥叫啥,但是所有的優秀項目百倍比千倍比,你去看它的創始人一定是一個(英文00:08:48)。我給你舉例子,萊特幣的創始人,這是個傻逼,但是這個傻逼做了件牛逼事,自己都不知道多牛逼,他媽就改了一個數,但是聲稱你是金,我是銀,這個是深入人心的類比,你知道嗎?這是今天我們看到的所有的萊特幣價值就源于這一句話,但這個傻逼不知道這句話有多好。所以他曾經一度放棄,涉及到(英文00:09:22)去上班,然后后來發現臥槽居然還在漲,所以又跳出來說給他加閃電網絡什么亂七八糟的。要不然萊特幣不可能漲。他就靠這一句話忽悠到今天。但是這句話忽悠得非常非常準,你仔細想,然后我們再看。

它是比較早。

你再看,這都私下說不能出去說了,我是第一個給他賣空氣幣的人,我們給他賣了六個月的空氣幣。不然他哪有今天。當時他們告訴我的是我要做的一個是什么?橋接比特幣和以太坊的橋接。那我一聽第一靠譜,第二簡單能做。所以我感覺賣空氣幣一樣。當然他如果是像現在一樣,直接就告訴我要做個生態,我就去,你做完再說。但現在回過頭來看,他真的是一個牛逼的忽悠者(英文00:10:27)。長得也帥,出去四處。

他講的沒人聽得懂,就厲害,就是嫉妒太厲害。

忽悠。

他知道他在說什么。

他可能邏輯圖是很清晰。

在他(聽不清00:10:47)。基本上(聽不清00:10:50)的只能跑在windows服務器上,它上面沒有交易的,沒有交易記錄的,就沒有什么東西長在上面,這樣能理解嗎?一般漲了300。你這都不能怪王立杰,1塊5就賣了,說是你是王麗杰,你看那個你也賣,這還能漲嗎?

你要按照常理來推論。

后來就是資金派拉的,所以大鴻飛現在自己手里沒有多少幣,都是資金盤拿走了,就資金盤一直在拖拖拖,漲到一百塊錢的時候,老外們也懵了,(英文00:11:13)我說(英文00:11:29)漲得非常狠,你知道吧?

是很狠,非常狠。然后你再去看孫雨辰,就不用講了,他肯定是忽悠,臥槽最高140億。誰看誰懵,懵到什么程度呢?明知道他是忽悠都不好意思罵他忽悠,怕別人罵自己傻逼了。所以就說長期來看是這樣,不能看我,我是個案,為什么呢?就是我不在乎。所以我不忽悠沒事,第一。我本來他媽的人氣就在這,第二他們早晨放了很多錢了,所以我不用忽悠,懂我意思吧。所以就笑嘻嘻地該干嘛干嘛。但是你不能,怎么說?就是模仿我不會成功的,或者是說模仿我會成功,可能需要將來很長時間,然后當我們去總結和新原則的時候,我們不能一廂情愿。就好像現在什么三點群里討論看了我就不知道說啥好我操,告訴他們實話那小脆弱心靈早就廢了你知道吧。

我操,你媽的整天講價值投資,那他媽的,我就這么跟你講個例子就知道了,我他媽天天罵中醫,中醫就是傻逼,但是中醫上市公司股票,我真買了、為什么道理很簡單,我知道傻逼信,傻逼眾多,然后我知道我不買,別人會買,這錢我為什么不賺?在商言商。到最后沒有什么世界比金融的世界更成王敗寇的。

所以這投機的時候你不做到。

我不管你是投機還是投資,賺到錢的才是成功,你投資也可以失敗,你投機也可以成功。到最后他媽的我跟你講一大堆世界觀,我操你不賺錢,投資干嗎的?核心目的目標只有一個賺錢。所以這他媽的,所以你一定要找到最核心的東西,然后我們把它當作第一性原理我們不能騙自己你這樣能理解嗎?

那就吸引力法則。

到最后就是這么一個東西。當然了,我們會研究很多的這個正式的戰術,來完成這些東西,就是說你看我做(英文00:14:21),用一個那么爛的技術團隊,第一天網站掛了負載均衡沒做,第二天終于好了,第三天短信費他媽居然沒交足。第四天終于好了,第五天。網站被拖庫了,被PHP就是(英文00:14:41)注入了。所以所有的數據庫都被人拿走,

虧的那個網站上根本就沒有錢。但是我知道那個網站上沒有錢,所以我不管你搞得好不好,你只要搞起來就行。七天兩百萬用戶,流量放大不起,我達成我的目標,我們會研究這些戰術的,怎么會迅速的把流量搞起來。

熱度,推測。

然后又怎么才能把它持續的,就它的核心競爭力在于說我們往里放多少個糖果幣,我那個糖果盒里我容多少糖果,那我知道我肯定是有核心競爭力的,所以我出去搶錢,我根本就不是說跟人商量,立馬跟我合作你就扔進來,否則別合作了,少廢話,所以我有這個強的能力,所以這個別人拼不過我。然后我也在擔心說那他媽有錢,有一天我搶不動了怎么辦?所以我會把它變成一個交易所。

到4月份它就是一個交易所,你上架你總得往里扔,所以這就持續了,他只要持續我操它就能漲,所以我心里有數,然后我再怎么樣通過我的方式把這些糖果幣分散到足夠多的人手里面,現在看已經至少分散到300萬。因為現在是注冊用戶應該超過800萬了。但實際上這里有很多樣模板,把他們踢掉也剩300萬。然后我有什么,以前支持過的人都送,這又出去50萬,50萬用戶,然后另外的用戶是十幾萬,所以說現在350萬億在這放著,硬邦邦地放著。OK,所以我在往里撒什么,然后再做個交易所,然后那些糖果幣現在已經有定價了,所以我下一步就是說它里面有三樣東西,一個是交易所,這交易所保證持續的往里放幣,然后一個是游戲中心,我把這個叫(英文00:16:54)這你知道嗎?就是一個游戲的引擎,就是捕魚達人就是他們的開放的,他們能做一切概率游戲。

就是概率方面。

概率游戲,我把這個游戲廳開起來,這樣的話就是看你在里面就有消費和循環了,然后我又把那個,你知道金馬(人名00:17:15)嗎?李金馬(人名00:17:15)他有帶頭社區,定投社群。

金馬(人名00:17:19)好像聽過。

對,他有個定頭社群。3000多這個付費用戶,然后把他們拉起來就很簡單。我問金馬(人名00:17:30)我說你這些用戶一共交給你多少錢?他算了一下是大概160萬。

不是很多。

對,不是很多就是幾百塊錢,我說那這樣,就是我給你1600萬,價值1600萬人民幣的(英文00:17:44)十倍收益,你發給你的用戶,他們就爽翻了。然后你發動這些用干一件事,就把(英文00:17:52)上那個新聞版塊運營起來,四處摘好新聞,然(聽不清00:18:01)后什么點贊,什么發對吧?就大家現在都在去做區塊鏈媒體,互聯網發生過事情會重新發生的。就是當這種媒體多起來之后,下一個大號它就不是某個媒體了,它是聚合媒體,大家把東西貼到一塊。大家來看這就好了。

對,沒錯,我學新聞的。

倒個頭來我還會。

前置這些。

然后再把信息分發出去。

對。

我說你就把這個弄起來。所以這上面什么流量有了,媒體有了,游戲廳有了,這個交易所有了,那這個東西它就轉的起來。所以就是說你通過這個例子能看出來,就是我們是很研究戰術的。

對。

我們很知道怎么去干,然后去做真正有意義的事情。但是到頭來大原則上,你要是真信那套,你就費了。

是,只是說這些正規的戰術跟打法,我們首先這是基礎,但是并不是說結果是由這些百分之百由基礎所決定的。大部分比如說,因為我其實真的如果要表達,比如四年過來,2013年到2018年以后五年,我有一些幣我知道它從成到敗是怎么回事,從原來是包括以太坊,以太坊貿易幫我傳銷幣,傳銷的這個人群給他們帶來多大的流量。包括你比如說像包括其他網站上面的很多幣種都是屬于空氣幣。所以他們注定要死的,但是在死的過程當中,他們垮,有很多不明。

他有一個周期是可以(聽不清00:19:41)。

不明真相的群眾,肯定都往里面擁了,大量的都是不懂,而且其實是有正常的判斷邏輯的人,很少會進入到比特幣這圈子來。

我接著說第一個,第一個說完了,就是說你要想辦法成為有流量的人,然后善用自己的流量。第二個是你要成為有技術團隊的人,就是說比如說包括(聽不清00:20:14)大家說(聽不清00:20:14)是投資公司。我要是跟他們要是投資公司,那未來我就死了。區塊鏈本身。

寧夏應該是有投資公司的吧?

他們都管我們的(英文00:20:23)叫投資公司。

投資公司。

我說在我腦子里,它不是投資公司,我要是跟他們一樣做投資,做投行服務,怎么樣。

線下資產管理。

中間環節是一定會被干掉的,區塊鏈事件不就是減少中間環節的嘛。

對,沒錯。

過去融資三個月,現在融資五分鐘,過去上交易所就紐交所18個月,現在人家同意直接上,不同意那看不到,所以中間環節是一定會被干掉的,所以我要是當中間環節我就傻逼了。所以其實我們是家技術公司。我們是一家技術公司,你想發幣我們能馬上給你發。你想建立要求網絡,我們馬上有現成的給你用,你想開交易所,我直接跟你對接,你有社區想轉化成區塊鏈項目,區塊鏈積分,我馬上給你介紹全幣種錢包,然后你想快速的建立社群,你給我足夠代價,我肯定馬上給你能把流量導過去,我們是干這個事。

技術服務。

外面不是很知道,外面周圍我們掏點錢,完了那么干能干起來才怪了。所以發區塊鏈幣我們應該。

所以就是兩件事,第一件事是你要有ip。第二件事情是你要有技術,沒有技術,也需要想辦法,比如說我可以給你支持技術,社區軟件你得有,你不能說全靠微信群干。

類似的。

而且留存不住,靠微信群。

他缺少核心指標。比如說4月份的時候,我說給你開發使用這種東西了,它就是個社群軟件,但是它的用戶就是有錢包的,所以想成為你的合格用戶,不一定要交錢,但是錢包里至少有600個以太坊。

600個以太坊幣。

這不就一下子把合格投資者篩出來了。

篩出來了。

你不用交錢了,你錢包里有一萬個以上的(英文00:23:10)你才可以進(英文00:23:12)群,要不然你進來干嘛。

就是浪費(聽不清00:23:17)。

但是你沒有這種技術團隊和產品,所有這些事都是你的構想,你就做不起來。

現在我們社群應該已經是有就在福建當地來講的話,已經是比較大的。

福建、廣東、江西,就是影響力還是有的。那只是說還是屬于弱影響力,不是說像蔡文勝一樣,因為我其實也約了他出使這邊聊。

其實是這樣的,就是說只要國家還沒有在政策上放開,他們就是弱勢群體。就不用去想他們,他們無論怎么叫喚,無論怎么大佬,聲音傳播無論多遠,都是為我們服務的,他自己干不了,這是第一個。第二個是這樣,有一天國家政策開放了,還是沒他們什么事,為啥?那錢包銀行做就完了,支付寶做就完了,最大的幣肯定是Q幣。好可怕,Q幣。

肯定是Q幣,你(聽不清00:24:26)今天說融了幾億美金,算個屁,最大交易所那肯定是深圳和上證,今天的BI算個屁,所以其實現在是這樣的,就大家都想反了,國家的政策是我們的保護傘,沒有這些國家政策就這么阻撓。

干我們什么事。

我操,我們哪有資格干這事,整天在那說國家政策怎么樣,我心里話你們傻逼,這都是為你好。

看來不對,所以說智者跟愚者。

所以其實蔡文勝就像這種OK的投資人,就比較OK的投資人,他本身他已經有流量了,就是我們就是要跟他。

跟他結盟的。

是結盟狀態。

其實更好的是這樣,不用結盟了。你就差不多先把自己車子搞起來,實力上漲,到最后他會跟你結盟。懂我意思,不差。你在這個時候去,我就這么我覺得,實在的例子嗎?兩年前我去跟他們說,好像我求他們似的的,等咱們哇哇區長起來了,他不來找我們結盟,就是我樂不樂意我還得看看。

不過確實現在也是很多銀行跟那個雙方的都來找我們,確實是,但只是說我們還是要有核心的東西,所以核心的東西,所以說只有找(聽不清00:26:08)老師。

就這樣。所以第一建設群第二是這樣,就是說你找一個目標去炒茶也是對的。

這樣也更好地把至少把全國的事情再整一遍。很多也邀請我們過去,但是我們比如說工信保(音譯00:26:24)的總部我們會去,因為我們可能思路還是停留在比如類似工信保,往往會把它講成一個成功的案例。有三個階段,第一個是關于區塊鏈的一個講解,第二個是講成功案例,第三個會推一些新項目。所以按照這樣的案例講下來,但是如果說第三個新的這個項目一定要成為我們主打的這個項目,所以說我們全國設計群,設計巡回一回,還有我們的價值大小。

(聽不清00:26:52)老師實現財富自由之后,下一個就是實現財富的更自由。

是,就是好奇心驅動,我就想知道下一步發生什么。我就想知道我能賺多少,我不知道。還有一個就是做過第一的人,就長期做過第一的人,都有一樣的心態。

想做下一個。

愿意被超越,不忍心自己被超越,所以不是在這兒就是換個地方重新。

繼續成為第一是嗎?

那肯定是這樣的,大多數人是沒有作為做過第一的經驗,這一生?比如我經歷比較特殊了。小學時候數學競賽是第一縣里的。中學的時候是計算機競賽,(聽不清00:27:50)。所以后面做很多事情都是不是第一就不做了。就比如說當年在新東方出書也是一樣的。其實我的銷量是第一的,俞敏洪你不能算,招一個學生送一本,這你媽的我能跟你拼?

人家自帶流量了。

自帶流量。

我當時寫博客也是,就是當時獨立博客的時代里面,我應該是全國第一,但是被第二超越,第二是誰?王三表(人名00:28:21)。被時代周刊報道了,然后就一下子超越了,那我不可能被時代周刊報道。都是一樣的,就是說你做什么事情做到那,到最后這個驅動力就來自于那。就是比如說你正經干活,一個騙子交易所,叫BI,就崛起了,把你甩的遠遠的時候,那這不可能被允許的。我得花時間想辦法,你正常做項目,一個叫孫雨辰的家伙,立馬的搞出來140億市值,我們怎么忍心這么對待自己。

所以不僅要做第一,而且要加快這個加速度。

對,所以就會想各種各樣的方法。

所以BI出來之后,我也問(聽不清00:29:12),(聽不清00:29:12)說BI是騙人的。所以我們所有人都沒投到,但眼睜睜看著它漲。BI也是。

他是這樣的,就是首先(聽不清00:29:22)這人品不好,其次他跟徐明曾(人名00:29:28)也有過一段黑歷史,你知道吧。他要回國,聲稱自己是(聽不清00:29:32),其實并不是。這個人不是懂技術的。然后他崛起無非是因為國家一刀切的時候,大家關了,他不關,大家退了他不退。因為他是加拿大護照,就那一個月。

是沒錯。

原來在這,不是什么技術好,技術好個屁,不前兩天剛丟幣。所以這個就時勢造英雄。

局勢給了他一條活路。

但我們這種人是這樣,我們不是靠局勢的,我們是長期他媽的在局勢里混的,在熊市牛市我們都在這,所以慢慢來。

這才是司馬懿。

然后還有一個就是什么,是有人氣有技術,這兩個結合起來,干什么最好,你一定要開交易所。

開了,不是做了嘛。

雖然也投了,那沒技術不行。

技術太差。

一定要自己開交易所。

對,看夏老師投了三個方向,第一個就是中小型交易所,第二個就是創業項目就基本上不碰。

大成社區。

對,麗江大成社區。當然交易所其實你要講,有個全班人馬也比較重要,技術。那其實我覺得應該第三個方向就社區,我們會比較合適。

交易所也是可以做的,就是3月初的時候就可以跟你談。就我們做了交易所toB服務,就把交易所變成什么樣的,就起個名字,找個域名,點幾下鼠標,跟開博客一樣就開了。

給了加盟費是嗎?

對,給個加盟費,加了分成。

你們盟費不缺人嗎?我招聘像他們這樣的。

就可以。

那將來把我們(聽不清00:31:32)什么導入到,就相當于做一個站點聚合是吧?

就是開交易所這件事情,我們會把它做成一個就是2013年的夢想,2013年我們就想人人都能開交易所,這才是未來的方向。

2018年?

2013年。

2013年?2013年就想了是嗎?

2013年我們開云幣的時候,云幣的那個(英文00:31:52)就是全民交易所,就是關于全民持有股份,就是所謂的BI模式,2013年我們就想,現在叫BI模式,其實是去年我們第一個先這么干的,然后他們這么干的,我們發了(聽不清00:32:05)。

(聽不清00:32:12)。

然后他們發了他們的這個EMB。但是他不退,我們退了,所以現在他又成了第一。現在大家管他叫BI模式,但這個實際上我們2013年就叫全民交易所。叫分布式交易所。

全民,不,我們對那種概念的去中心化交易所是不感冒的,我們認為更小的中心多個已經是去中心化。

更小的多個。

更小的多個中心,這已經是去中心化了。

對。

去中心化不是要消滅掉所有公司。

就多中心。

多中心,如果沒有中心的話,容易失控嗎?

叫蜂巢大,就跟蜂巢一樣。

所以先別著急,一步一步來,第一個是什么?我能幫上忙,第一個是你們4月份,最遲4月份,最早3月份就有自己的交易所了,這就很好。

技術是沒問題。

技術和安全你們都不用管,你們只管運營就行。

那沒問題。

那沒問題。

然后第二個是什么?大型社區這件事情,也是一樣的,3月中旬的時候就有一個社區軟件,也是to B服務的,就是你可以集成到一起,也可以單獨去用。這個創始人是深圳的迅雷的第一代CTO,叫李金波。然后他現在自己的社群叫最右,最右邊最右。四千多萬用戶,你可以下載一個體驗一下。

最右。

對,最右。它其實是目前最像discuss和百度貼吧的移動應用。就是社區軟件在移動上應該怎么做,這么多年了,誰也沒搞明白。就是誰搞不明白怎么做好,第一個大型它已經被做完了,就微信嘛對吧?

對。

然后除了微信之外,大家都不知道怎么辦了。但是他們現在居然已經在從2015年開始做,攢了4000萬用戶,而且平均年齡非常低,所以它那個社群軟件的潛力是非常大的。

像知乎、簡書那種不屬于那個。

它也是社群軟件,但你發現沒有,它在移動上基本上都不行。

那可能我還體會不到這種。

就是它都是什么?都是單點輻射可以。

對,就是留言什么的。

對,社區就是用戶連接,就是像散戶連接他做不到。

對明白了。

你到最后實際上發現區塊鏈世界的特點是什么?跟之前的互聯網一樣,得屌絲者得天下,散戶最牛逼,別看你現在天天罵散貨這幫傻逼,就是他供養你,你他媽的罵人家干嘛。

罵得越熱烈可能。

所以到最后實際上就是說怎么把底層的這些人連接起來,這件事情移動端上就沒有做的好的,就他是做的最好的。明白。

所以我們會把它的(聽不清00:35:31)來。

(聽不清00:35:31)有點。

沒事,信號不好,回去再看。

對,我剛。

你信號好(聽不清00:35:31)。

把它抽象出來之后變成一個to B的社群服務,to B的錢包服務,to B的交易所服務,to B的社群服務。這個都是按B手里拿這個東西,能跟合作伙伴共享的東西。這也跟我認為這個世界最終是散戶的天下有關系。

共享的,對。

所以我在想,肖(聽不清00:36:10)老師應該是有一個很大的布局。

也沒有多大,就是到最后就這點東西,真的就這點東西,想來想去,我們就知道說我能干這樣的事,而且長期以來也在做這樣的事情。

有一定基礎。

基于這些,我們再去跟項目方合作不合作的對吧?你比如說你。像比如說陸軍的節點資本,它核心部只有一個就是媒體做,它跟貨幣有關連,所以可以推薦上(聽不清00:36:39),這就是它的核心技術。那林佳鵬(人名00:36:47),林佳鵬(人名00:36:47)是這樣說,在流量上他有一定的辦法,他都用個項目,然后說明天開始播兩萬人,我能做到,那他真就能做到,流量上的沒辦法。然后跟陸軍的媒體是異曲同工,他又跑了跑,跑來跑去,跟OK的那個田影(人名00:37:06)走得比較近,所以上行交易所從事能上的,這是它的核心競爭力。像比如說招工,招工的地方,他不管大不大也算是(聽不清00:37:21)的,它有大量的場外交易,他自己也確實懂這個行業,然后透過(聽不清00:37:29)透過BNB,這個名氣就起來了,那在剩下什么亂七八糟的那些你都聽不到那有啥用,因為他們就是其實相當于帶頭服務。

干的都是同樣一個事情。

經濟是帶頭服務,所以他們就沒什么興趣。

所以我們其實干的也是一樣,社區做的事情,做生物,然后服務也是做個帶頭服務,所以說總有一天被干掉了。

因為你是中間環節。所以找項目這個事,我們現在是我們這邊是放棄了,就是我們放棄找項目。

上門來找你的。

項目太多,第二項目來找我們,然后我們反向篩選。

對,我覺得這是一個。

然后也不想做這個小項目,亂七八糟項目太那么我根本就投不過來。你長大了之后我再買都來得及,你要真行的話,不著急說我一定要投最早期。交易所錢包社群技術服務做好了,會找出一大堆。然后其實天地真是一個這個我自己都沒有想到的好。我當時想的是比較簡單的就是搞個流量,現在回頭看(聽不清00:39:07)。

像前兩天狄麗華(人名00:39:15)是已經他自己出去做了,我覺得他還是太年輕了,因為有在沉淀個兩年。

比較正常。

膨脹了以后可能是。

咱不用那些負面的詞,就是。

中性的詞。

比較中性的詞是什么?就是就是用力過猛,動作變形。

這點我也很感受,覺得有些時候在2013年到2017年中間過程當中,我就生怕項目用力過猛,過猛的話帶來的傷害很大,所以說都是悠著點。

不著急。

對,不著急。

賺錢多容易,還要怎么樣?大家都忘了,其實你過去一個月花2萬塊錢3萬塊錢,現在可以花10萬塊錢了。

我還沒有,還花兩萬,好難過。

(聽不清00:40:13)我等一下一下子怎么樣。也都是來一個牛市行。

我覺得2018年可能會有一些這種大的這種變故或者是什么?就是說黑天鵝,黑犀牛這種。

這個不用。當時都把經驗交給(聽不清00:40:31)維護自己的IP也好,包括維護自己的社群。

就不太會受那些的影響。

就當然不受影響了。它牛市,你也可以維護社群。對吧?熊市你還是可以維護社群。

現在我們實際上是可以。格局商學院我們是當時在因為它的成果有一百多個班,就是一百多個城市地方都有他們的設點。然后他上廈門那個是比較大的,一個T形(聽不清00:41:01),它整個大屏幕的一種。

格局商學院,都是那個總裁班隊。

老板是誰?我不知道,廈門的聯系人是姓黃,就他是那個學院的,我說這個可能那個信號不好。

他都是那個現在是把線下的那些總裁班,然后全部集合到線上,比方說在北京這邊有一場活動的講演,比方說您去講演了,然后剩下的。

一百多個班的話是你現場是直播的,它是既摒棄的這個,因為互聯網里面講的話它容易內容不敢講,然后會被copy,然后如果說單純老師你要飛一百多個城市,你一年下來就完了,時間就沒了。那所以說它這個的話就是。

這樣你連那個wifi那個A big as那個密碼是大寫的MB,然后1234578。

好。對,他們那些資源可能更好,基本上都是中小企業家有一些。

因為現在天使的一個進來之后,對企業的圈子影響力很大。

連上了嗎?

連上了。

你是找打火機嗎?

不是,我是找手機。

手機不是在這嗎?在充電。我記得那天黃月老說是姓王吧?姓趙還姓王?

它的羅杰斯。然后。

巴菲特。

巴菲特。

馬云都在這個找過。

熊曉鴿(人名00:43:44),田樹寧(人名00:43:45),張偉(人名00:43:46)。也就是我們實際上我們是可以,我們已經跟他達成合作的。我們的社群的人員,比如俱樂部跟他們合在一起,然后我們按照全國這個路線,我們可以演講,演一圈下去,可以把這整個社群給它做了起來。

就比方說想要那個帶項目路演,或者說像您這種,就是我純粹是教育這些區塊鏈的這些人群,屌絲也好,就是比方說您在北京,就在北京講演,然后全國全部都可以聽得到。

對,能波及多少人?

波及。

波及就算了一百多個乘以兩百。就是。

兩萬多。

兩萬多。不止吧?

就是當場。因為你要算一百多個班乘以那個200人。因為它的課程都是屬于算是半保護,你只有交了學費才可能進去。當然有一些課程的話,它可以線上聽,那線上聽的話,你可以拉起到火爆機臺(音譯00:44:49),就有像公開課類的這種公開課的形式。

(聽不清00:44:54)不同形式。

那種輻射應該可以達到十幾萬。

它主要是中產人群,(聽不清00:45:08)跟中產人群提供商學院服務。

肖老師現在基本上沒時間去講課。

趙正寶。主要現在選一些這種平臺,或者是這種學校培訓也好,可能還要考慮到它這個平臺,它本身品牌的一個價值,還有它的定位,還有它的口碑就是必須是它的影響力,口碑是跟我們是能匹配的才行,不能說是那種亂七八糟的那種。

要是可以,我也可以去給他們講課。如果是這么多人,人群比較準確,倒是可以(聽不清00:45:55)。

可以。

而且我也需要忽悠,講講怎么拍出來啥的(聽不清00:46:03)。

對,要那個。

可以,那我們安排一下,我們其實再見您之前我們內部的公司的這些伙伴開個會,2018年做幾件事情,第一個就是3月份上海辦了一個區塊鏈創業大賽,另外一家公司的一個老板,他們是把這個創業板接到廈門來辦,我們是作為合作方3月份跟他一起辦,而且規格也蠻高的,跟政府這一塊也打好關系。然后4月份的話,我們本身有一個金融能夠論壇,4月底,然后它的分會場給我們辦,就是可以。

區塊鏈的博覽會的專場。

那也就是說我們其實在杭州那一塊也認識一個俱樂部的他們可以把硅谷的一些幾個專家給請到現場來。包括政府也請到了,4月份干,就是激光類專場峰會專場,因為我們參加不少,然后可以招商,可以請一些大咖來。5月份的話,我們有可能硅谷行,去硅谷,然后之前我本來是要去硅谷的,那邊就是我們會組織一些核心的人去硅谷考察一圈回來,硅谷、日本、韓國,所以說我們在半年的計劃是大概是這樣子。

你就搞社群就行了。

是,我在一直在想。

然后第一是搞社群。第二搞IP,IP是需要營造的。我是走了一條很長的路,所以我好像沒有營造一樣,但其實你想,我從2001年我就在網上實名生存,就是我是很罕見那個在網上公開一切的人。我的所有事都是,除了私生活。

那你心態很開放。

都是公開在那了,所以早期博客,后面這個微博有推特,再后來用微信公眾賬號,就這些我是這么走過來的。但是你們那就很簡單。你招一兩個項目。

有好的東西吸引到。

招一兩個項目,就是這兩個項目重點參與的,它現在發展的很好對吧?

對。對,就是自帶的那個。

那所以其實要不然我剛才突然有個想法,就是因為蔡文勝蔡總那一塊,我們也跟他約好時間,我會跟他聊一下,因為之前也有一個天使投資人介紹了,然后我也參加,他也給我們一些額度,我們參加了,然后要不然3月份我們在商學院,我把他們的蔡總請來,然后老師也去,我們辦一個那個格局商學院,就是您跟蔡總同臺來給我們廈門這塊做一個演講,你看合不合適?

也行,反正我確實要去見他蔡文勝。

是他想見您,應該是。

那我來撮合。

我們倆之前就聯系很多。

我覺得蔡總是比較有思想,很有思想的一個人,而且他邏輯要清晰。

或者是在這個他們同臺那個之前,可以單獨安排李老師在那個講一場。

看看吧,這兩天那個什么。

我回去也跟蔡總就是匯報一下這次跟老師講的一些內容,然后看看他的意思。因為我覺得蔡總是在整個投資村,包括福建省這一塊是很有影響力。而且是。

行,時間差不多了,我這個電話(聽不清00:50:03)。

那老師那我們保持聯系,然后我等你電話 OK感謝,春節還能見到你,真是太開心了。

關鍵是協調了一下(聽不清00:50:15)。

謝謝,意外的收獲。

你喜歡抽軟中,下回來給你帶兩包煙,老師再見。

身為韭菜的你?看完了有何感觸?

THE END

SHARE THIS PAGE

好逼,人体色图,销魂美女图库,www777com